Promoting Drama Education with Enreach Education | Oct 2018 [Mandarin]


人物关键词:戏剧/绘画/“小阿姨”/爱吃甜食/乐于答疑/理性发声

戏剧经历:小学3-5年级:参演中英文的短剧;

初中6-8年级:在英语课时把名著改编成短剧剧本,和同学们一起排练、表演。8年级加入英语戏剧社并担任社长,第一次参加了EdTA戏剧节。暑假参加英锐英国戏剧营;

高中9年级至今:在学校剧团参演完整的话剧作品,并在演出之余负责服化道、声光、后台之类的工作。创立六点三刻戏剧社和自己的戏剧博客。参加Emerson College(美国爱默生学院)的大学预科表演夏校。现选修IB Theatre.


        今年的8月11日,我在Emerson的表演夏校结束了。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汇报演出无法表达我对戏剧的所有感触,却又仿佛浓缩了它带给我的成长。演出结束的时候我突然想,要是回到几年前,还在体制内学习的我可能无法想象,自己克服身边人的种种质疑、平衡好学习和各种活动的压力,一点一点使戏剧成为了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并希望追求其一生。

        而这一切又都是怎样开始的呢?

        我想带着你们一起,通过我小小的戏剧道路,走进它带给我的世界,认识戏剧让我发掘到的不同角度上的自己。同时你们的一些疑问可能也会得到解答,而且你们会发现,戏剧不只是关于表演,也不只是关于排练、演出,它会让你发现自己,成为更真实更好的自己。


趣味之下有学问
表演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关键词: 团队合作、公众展示、专注度

        小学的时候,我因为头脑OM比赛而开始演短剧。我清楚地记得我们换场(搬道具、换布景、换服装)要快,记东西(台词、动作、走位)要准。布景方面,我们一个队七个人,每个人都有负责带上台的背景板、道具、音响……十秒内所有布景要一步到位。别小看了一次次的上下场和搬道具,要捋清每个人的位置和职责所在真的很不容易;表演方面,我们练习了几十次该怎么在后台换服装的时候不发出影响表演的声响,怎么利用小小的舞台展示时间和空间的跨度……短短八分钟里,一队人要像严丝合缝的齿轮,顶着各种紧张感和压力密切合作,才能达到预想的效果。

        头脑OM社团的表演经历是我最早得到的一些很实用的锻炼。这些表演经历让我不怯场,能在一大批观众或评委的目光之下自然地说话、做事,因此在今后的各种演讲和展示活动中都如鱼得水;它还让我的思路异常清晰,做事更有组织有条理。

        八年级开始我加入了英语戏剧社,表演变得更加有趣了。我们会玩各种各样的游戏:有的游戏考反应速度,有的游戏要我们完全“豁出去”虽然好像没有“很正经地在演剧本”,但事实上,玩游戏并不是“不正经的事”,因为三年后的我到了大学预科的夏校,依旧在玩游戏。我们老师说,表演游戏要是玩得好,你就知道了关于表演的所有事情。

        就比如“Zip, Zap, Zop”这个游戏,大家围成圈,接到词的人要很快发给另外一个人,还得遵守zip-zap-zop的顺序,否则,没有立刻反应、说错词都会出局。这一类看似简单的游戏一直在锻炼我们的专注度和持久度,而这样的专注力正是戏剧所需要的,也是生活中把任何事做好所需要的。要完成一部作品,先要全神贯注,才能沉浸其中。

        还比如我在夏校玩的“超级大火球"这个游戏,就是我们想象有一个超级大、超级重、超级烫的火球在两个人之间被传来传去,谁也不想要它,就用尽全身力气把它丢给另一个人。我们整个班级——从老师开始——在碰到那个球的时候发出了各种惊讶的、用力的吼叫,摔倒地上,跑过来跳过去......当时隔壁记者项目的同学正好来我们表演课探班拍视频,他们站在角落里被这个疯狂的场面吓得不轻,后来笑而不语地拿着三脚架走了(哈哈哈)。

        这个游戏锻炼了戏剧里的两点:1)信念感:这个球是凭空想象的,而我们都特别特别当真地去躲避它、投掷它;2)“豁得出去”:值得指出的是,放得开不是去夸张地表演或者模仿,而是敢于去发挥自己身体(比如四肢和声音)的潜力。因为平时生活中我们通常在严格地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和肢体,而戏剧需要我们去探索更多使用自己身体的方式,其实也是给我们一个很宝贵的机会去放下“这样看起来好傻”“别人会不会笑话我”的念头(因为教室里的每个人都在做一样的事情呀),无拘无束地放开自己。


和自己坦诚相处

关键词:对外,有挑战的勇气;对内,有安定的力量

        说到在戏剧的学习过程中要放开自己,比起身体上的,更本质上是心理上的。说到这个点上,演戏就比你想象中的难很多了。

        我们很小的时候可以哭得很响,可以对着电视唱歌跳舞,但是为什么现在做不到了呢?行为规范使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合群、少遇到麻烦,维持着社会秩序,但艺术创作有的时候就要找回那种“旁若无人的勇气”(哈哈哈)。而这种勇气,从放下对自己的judgement开始。

        放下judgement说简单也很简单:在表演课上,不要觉得自己演得很尴尬而埋怨自己,想着下次换个方式试试看就好;在学习上,不要总是后悔自己浪费了很多时间,认识到自己玩得很开心,接下来多认真做事就好;很多不受自己控制的因素不合人意的时候,就接受自己很不满的事实,然后把它放在小船上,让它慢慢飘走。自从我在夏校开始这样做,我觉得自己更能安定在当下了,并且有动力去面对未来。

        戏剧不但使我放下judgement,还放下了掩盖自己情绪的那道屏障。人们很少真正地去认识和照顾自己的情绪,在有“负面情绪”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很傻、矫情、颓废、没意思。但是在戏剧当中这些情绪——就和那些“正面情绪”一样——都要被完整地呈现出来,而且这些情绪在作品中通常能提供很多信息。比如,一个父亲觉得自己撑不起这个家而在深夜坐在家门口抽烟,比如一个女孩被同学抓住了偷东西的把柄而惶恐至极、百般求饶,再比如一个女人坐在镜子前突然想起自己曾经风华正茂……平时被努力克服、努力掩盖的东西,其实就是观众想在戏剧作品里看到的那份柔软的真实。而且情绪是人的自然感受,所以不应该有好坏之分——情绪不需要被“克服”,它需要的是理解和正视。

        夏校的时候,每天上课我们都会check in(情感上的签到),和大家简短地分享一下当下的情绪状态是什么:开心、疲劳、烦躁、有动力、无来由地悲伤……每天被说出的这些情绪都无好坏之分,不论是什么情绪,我们都很乐意了解和倾听,而且有很多时候我也很欣慰有人和我有类似的感受。因为我们自己的心境就是表演创作的画布——在那个时间的情绪就是那一次创作的底色,需要将它看清楚,才能继续做相配的创作,但底色始终没有好坏之分。所以在夏校之后,我也经常自己和自己“签到”,会发现很多种因不同事件而生的细腻的情绪,减少很多不安和迷茫的感觉。发现自己心情很低落的时候,也会欣然接受这个事实,并且继续move on。


发现不同角度的自己

关键词:同理心

        今年夏校我被分到的duologue(双人情景剧)是一个母女冲突的剧本,我演的女儿Nora因为母亲不支持自己的舞蹈梦想却更关心患有先天疾病的妹妹而十分不满,所以从对母亲爱搭不理到尖锐地吵了起来 。

        首先,我是个比较难生气的人,更不会和人当面发生冲突,抬高嗓门去吵架;而且我也不太像那种松松垮垮的小孩,反倒像个得体的妈妈(因此和老师要了个青少年的角色挑战自己)。所以当老师和我说“你要更像个很不爽的少女”的时候,我有点懵,但是她说“你肯定有这一面的,去找找看。”

        然后我慢慢感受到,Nora对于她的舞蹈梦想的热情和执着,和我对于戏剧的热情和执着是一样的,并且我们都受到了家庭一定程度上的反对;关于妹妹“生病而幸运”这一点,我联想到以前老师会特别关照骨折的同学,到了偏疼的地步,就让我有一点眼红。而且在汇报演出前夕我情绪完全崩溃(笑),因为班里人都在讨论哪些家人朋友会到场,而我没有人来看我,所以那种缺乏支持的挫败感和在夏校的美好创作回国不会被理解的孤独感非常扎心。接着我就把这股挫败感和孤独感注入到了我们duologue的表演中。

        有了这种强烈的挣扎,我变得更加expressive(有表现力),让十六岁(我的角色也是十六岁呢)的那种一腔热血冲出我的喉咙、我的身体,带着几分苦水积了太多而不得不倒出来的任性,去挑战我的母亲。就这样,我很高兴我找到了“很不爽的少女”的一面,并且,我自己的情绪作为底色帮助了我对角色对创作。而当我最后听到母亲说“我该怎么回答你[你不能去跳舞]才不会让你觉得我在故意剥夺你的选择权呢”的时候就很触动,感觉也从另一个角度理解了自己父母的态度。

        从这个很具体的例子可以看出,每接触一个作品,每塑造一个角色,其实就是我通过阅读剧本去很努力地理解角色,和角色建立情感上的联系,在此基础上找到一个新的角度上的自己,那个角度就是这个角色——我因此成为了很多人,但最终,我成为的那个人就是我。


学会倾听和观察

关键词:倾听、观察、沟通、和他人相处

        浅谈过戏剧如何让我更好地和自己相处,挖掘自己身上的潜力,我想继续谈谈它是怎样让我更好地和他人相处的。而相处,就要从倾听开始。

        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这种尴尬的表演(可以去视频网站自行搜索,保证承包你一周的笑点)——两个/几个演员在画面里,每个人的确都在说着台词,可是仿佛都在各干各的,没有对对方的话语和举止作出反应。比如电视真人秀里有过演员一边笑一边走出“蛇形走位”的名场面,那位女演员的走位、嗤笑、疯癫的神情,都像是突兀的设计,而不是对搭档口中的噩耗的实打实的反应,这样的表演就会很尴尬。

        Meisner的戏剧理论说,表演的时候,你的搭档会给你你所需要的一切,因为“acting is reacting”(表演就是作出反应)。而这种反应的基础就是倾听。我有一次在排练中和搭档遇到了瓶颈,感觉有很多地方表演僵住了却无从改起,老师就在那些地方喊暂停,然后问我们“你认真听一下,感受一下,你的搭档到底在说什么?”于是我开始听到我(角色的)母亲对于贫穷生活的绝望、对于寄人篱下的疲惫。我自己的怒气自然就弱了下来,然后想要去安慰她——这种倾听不单单是听台词,更是整体地去观察我的搭档,她的神态、精神状况、和肢体语言等等。反过来,当我的搭档开始倾听我,听到我嫉妒我那生病的妹妹而没有感受到她的爱,她也表现出作为母亲的惊讶、心疼和各种反应。在这个过程中,表演才能有机地进行。

        很多时候,对于一些重要的事情,我们说的是一个意思,言外之意是另一层意思,而听者却常常注重字面上的意义,因此沟通没有说到心坎里去。而剧本作为对生活的反射,需要演员去倾听角色的潜台词,从而也让我在生活中学会注重身边人的潜台词。我参加过一个关于冲突解决的夏校,在谈判和调解的时候,老师说我表现出比较好的倾听技能,能表达对对方的理解,和对方产生共鸣,这样就能建立一个更加开放的冲突解决的环境。再比如学校里小组合作的时候,我也会倾听组员的看法,有的时候会发现他们的隐藏态度。所以戏剧所锻炼的倾听技能,在生活中也是至关重要的。


团队合作

关键词:团队合作、问题解决、尊重

        一路说到这儿,我主要是以演员的角度在谈戏剧。但一度作为“万用胶水”,我深深地知道一部作品的完整呈现需要导演、舞台设计、布景制作、声光设计、服化道设计、宣传等等各个部门的配合,绝对不是演员一群人的独角戏(不过鉴于校内演出的规模有限,一般有些部门就略过,或者让导演和演员代劳)。所以我想谈谈台上台下整个团队的合作。

        今年六月份在学校里演的荒诞喜剧Rumors(《流言》)就是一部特别需要配合的戏,因为剧里剧外都在一直出乱子。我们的几扇道具门,要不是容易倒下来,就是容易卡住。有一次一扇房门被拉开的时候门框都倒下去了一半,多亏房间里的同学伸出神秘的援手把门给拽了回来。还有我们的声效师由于前期缺乏配合,在我们需要音响放音乐的时候迟迟没放。我是那个去开音响的角色,就站那儿试图修理,另外一个男角色见音乐还没响,就骂了骂这个“该死的音响”,然后过来一起修理直到声效师放音乐。 

        在台上遇到突发状况,我们完全没得抱怨,而应该以一个团队的身份共同让剧继续下去。舞台表演,大大小小的突发状况非常多,我们剧团磨合得久了,就学会了“互相接锅”。不仅是在台上,台下的合作更是演出被完整呈现的基础。互相尊重和互相关心都体现在小事上,比如每一次排练都要投入才算尊重其它演员,比如闲下来大家一起对对台词,再比如排练遇到瓶颈时对彼此说点鼓励的话。我在高中参演了几部戏,也经历过剧团“心态崩盘”的阶段(主要是对导演不满),身在那种阶段中真的非常绝望,觉得自己即使有一心的热情,也拉不动整个团的“丧气”,而且和导演还说不通话。幸好之后剧团成员经常一起聊天排遣情绪,回想之前排练的努力,再期待一下这个好剧本的最终效果,最后走出了这个阶段,演出也十分成功。

        举了这些例子,我想说,学习戏剧的人一定在学习如何与人合作——不管是说话的方式,还是互相包容的心态,都会有所进益,而这些与别人相处的能力是学习、生活、和未来的工作中都不可或缺的。就是因为在戏剧中要不断和人打交道,也免不了遇到不顺心的情况,才更锻炼人。从三年级开始演过大大小小的剧目,身处大大小小的卡司团队,我一直觉得一个剧团在台上台下,真的可以说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作为剧团的一份子,既要坚守这份责任,也要珍惜这份情谊。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

关键词:朋友、归属感、夏校、课外活动

        最后,我想介绍一下学校官方剧团之外我的一些戏剧经历,答谢一下我的“生命之光”们,也供想在戏剧上发展的读者同学们参考。

        我参加的夏校全称是Emerson College Pre-college Program – Acting Studio。爱默生学院作为一个艺术和传媒院校,虽然不被大多数人熟知,但是在戏剧、电影、传媒等领域里颇有声望。这个大学预科水平的夏校也很有强度,干货满满,每天上课最少6小时,再加上晚课和周六的大师课,一周上课总时长不低于40小时,学习声音、形体、即兴表演等等七门课。我在这个项目里学到超级多的东西(撒花花),不仅关于表演,还关于生活方式和生活心态,也认识了不少有趣的老师和志同道合的同学,在五周的时间里建立了一个愿意互相倾听、互相支持的集体。

        我有个戏剧搭档,他叫丁坚容,我们从2017年戏剧节搭到现在。如果哪位读者在戏剧节看到过我们俩,我们是那对尴尬邂逅的女明星和粉丝,也是吵架吵到摔椅子的养父和小姑娘(椅子表示受到了惊吓),平时在学校剧团也有合作。我们属于在台上化学反应比较强烈的搭档,虽然表演方式有一定差别(我猜),但是我们都很听得见对方在干什么,就能基于彼此的表演让一段剧本“活起来”;而且因为他的情绪非常饱满,而我稍显克制,所以我们会有一些中和。我们因为戏剧相熟,戏外也是很好的朋友,所以这是戏剧带给我的很大的一份幸运。

        我在今年三月创立了“六点三刻戏剧社”,社员有我们年级的十几个人,主要做中文的即兴表演,也即将启动双人情景剧的排练。我们每周活动在六点三刻开始,完全是自己的课余时间,所以以这个时间为名就是想感恩大家的自发性和投入程度。从三月一路走到现在,学业再忙,我们也保证每周至少一次的社团活动,在表演当中会机智地利用很多共享的笑点和槽点(包括某些突出的老师、头疼的作业、神奇的知识点等等),所以每一次都一起笑到捧腹;在社团微信群里,社员常常有对社团未来的各种意见,即使有时尖锐,也让我去考虑不同角度的声音;上学期末听闻学校不再支持学生戏剧社的时候,我和两位副社长急忙在微信上讨论对策,赶出一封诚心的邮件发给学校办公室,同时在群里告知社员们,也得到了满满的力挺……如果没有六点三刻的小伙伴们的陪伴,我(忙到头秃)的生活肯定会比现在少很多笑声,少很多安全感,少很多为了喜欢的东西一往直前的冲劲儿。所以六点三刻戏剧社真的是我的“人生之光”。

        我还有很多小伙伴呀~不管是学校剧团里、IB戏剧课上的同学和老师,还是一年一度戏剧节上认识的熟面孔,我和不少戏剧爱好者都有在保持联系。这些相识相知无疑是戏剧带给我的幸运。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读到这里你已经读了6400多个字……总之我真的很感谢你能够和我一起走过这一篇长长的随想,了解我小小的戏剧道路,以及我基于自己有限的认知对表演的一些看法。你大概也发现我在很开放地谈论我的个人经历和感受,因为正如我前面所说,我对自己的情绪状态是非常坦然的。这种生活原则很大程度上的确就来源于戏剧训练,我也很喜欢与自己和解的感觉。
        我想,以上的字字句句足以解释我为什么热爱戏剧,也足以体现戏剧教育给我带来的真实的进益,不单单是作为一个演员的进步,更是作为一个青少年的成长与成熟。感谢戏剧,让我成为了我。

2018年10月